中古世界,官军、土匪往往是一丘之貉,土匪烧杀掠抢,官军有时候比土匪还严重。魏耀祖手下这些官兵就是匪兵,杀人放火这种事情做起来轻车熟路,很是顺手。

    官兵们放了一把火,带着抢来的东西,随校尉返回军营去了。

    石正峰逃出将军府之后,回到了佟家大院,让佟老爷带着一家人离家避难。佟老爷刚开始不同意,死活不肯走。石正峰苦口婆心地劝说着,把利害关系对着佟老爷反复解说,再加上佟德仁他们在旁边推动,石正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总算是说服了佟老爷。

    佟家大院附近有一座山,石正峰、佟老爷他们就逃到了山上。官兵们放火点燃了佟家大院,佟老爷在山上看见了,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    大牛上去捂住了佟老爷的嘴巴,说道“你别叫,要是让那些官兵听见了,咱们就都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佟老爷跪在了地上,看着陷入熊熊大火的佟家大院,痛哭流涕,“完了完了,全都完了,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家业,就毁在了我的手里。列祖列宗,我佟万山对不起你们呀,我这不肖子孙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呀。”

    佟老爷攥着拳头,狠狠地捶打自己的脑袋,打了一阵,还不够表达自己的悲痛心情,佟老爷跳起来,想要一头撞死在大树上。

    石正峰拉住了佟老爷,说道“佟老爷,你别这样,钱财都是身外之物,房子没了以后还能盖,只要人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佟老爷一把推开了石正峰,恶狠狠地瞪着石正峰,歇斯底里地说道“都是你,你这个灾星,自从你到了我们家,我们家就祸事不断。因为我,我们佟家的百年基业都毁于一旦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佟老爷要伸手掐死石正峰,大牛、小狼上前推开了佟老爷。

    佟德仁拦住佟老爷,说道“爹,石先生说的没错,房子没了还能盖,只要人平安就好。再说了,我们家的金银细软、地契房照都拿出来了,祖宗传下来的基业也没有都毁掉。”

    佟老爷瞪着佟德仁,说道“我让你读书,是想着你考个功名,当上官,光宗耀祖,结果你功名没考中,倒是读成了书呆子。你整天向着他,听他的话,他是你爹,还是我是你爹?”

    佟德仁说道“爹,咱们讲道理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佟老爷推开了佟德仁,拂袖而去,气呼呼地走进了山洞里。

    这大山上有一座山洞,佟家人和七彩、媚娘他们都住在山洞里,佟家的金银细软、地契房照也存放在山洞里。

    大牛说道“主人,我和小狼去救出乔姑娘,杀了魏耀祖和八虎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说道“魏耀祖手下兵强马壮,你和小狼去了救不出乔姑娘,还会把自己陷进去,等我把伤养好了,咱们三个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乔淑慎还在魏耀祖的手里,佟德仁的心像是放在油锅里煎熬似的,难受得紧。他望着烧成一片火海的佟家大院,沉默无语。

    石正峰拍了拍佟德仁的肩膀,说

    道“德仁,别看了,回去睡觉吧。明天下午我这伤就会痊愈,我带着大牛、小狼去救出乔姑娘,以后我再出钱,帮你们把佟家大院重新建起来。”妹子谈个恋爱吧

    石正峰回到了山洞里,坐在一堆枯草上面,调整呼吸,运用内功心法疗伤,想着尽快康复,好带着大牛、小狼一起去救出乔淑慎。

    石正峰运功疗伤,耗费了很多真气,到了午夜时分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石正峰被一阵叫声给吵醒了,只听见佟老爷在那叫嚷“德仁呢,德仁呢,你们有没有看到德仁哪去了?”

    石正峰睁开了眼睛,看见大牛、小狼在身边,问道“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大牛、小狼说道“德仁少爷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石正峰带着众人把整座山头都找遍了,也没找到佟德仁。他们不知道,凌晨时分,天还没有亮,佟德仁就下了山,直奔安邑城而去。

    佟德仁走到安邑城下,天已经亮了,官兵打开了城门,佟德仁进了城,来到了府衙门口,拿起鼓锤,敲响了登闻鼓。

    魏国的衙门口都设有登闻鼓,老百姓有什么冤情要告状,可以敲响登闻鼓。魏亮之规定,老百姓敲响登闻鼓之后,官员要是不理不睬就是犯了死罪,杀无赦。

    大清早的,衙役们刚刚起床,一个个还睡眼惺忪,就听见登闻鼓响了起来,大吃一惊,连忙跑到了门口,冲着佟德仁叫道“好了好了,你别敲了。”

    佟德仁停了下来,说道“我要见太守大人,告状!”

    衙役们虽然不情愿,但是,朝廷有规定,他们也不敢违抗,不耐烦地对佟德仁说道“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衙役们去禀告太守,安邑太守名叫孙启仁,三十多岁,中了翰林,被魏亮之任命为安邑太守还不到半年。

    孙启仁听说大清早的就有人敲响登闻鼓,便穿上了官服,戴上了乌纱帽,坐在高堂上,让衙役把告状之人带上堂来。

    佟德仁来到了大堂之上,向孙启仁行了一个礼,朗声说道“草民佟德仁见过大人,草民要告状。”

    孙启仁看着佟德仁,愣了一下,他们两个人是同学,当时在府学里,孙启仁是年纪最大的学生,佟德仁是年纪最小的学生,两个人在一起谈经论道,有些交情。

    后来考秀才,孙启仁中了,佟德仁没中,孙启仁一路高升,中孝廉、中翰林,地位越来越高,与佟德仁渐行渐远,两个人就断了来往。

    孙启仁被任命为安邑太守之后,同学们都去看望孙启仁,想着套近乎攀交情。佟德仁没去,他不好意思去。当初,年纪最大的孙启仁被看做是最笨的学生,年纪最小的佟德仁被看做是最有前途的学生,结果,岁月流转,笨鸟成了太守,天才还是个童生。

    孙启仁没想到自己会在这大堂之上与佟德仁见面,孙启仁板着脸,说道“你有状纸吗,有的话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佟德仁说道“启禀大人,草民仓促之间没有写状纸。”

    孙启仁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,说道“那你就说说,你状告何人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佟德仁说道“草民状告的是将军魏耀祖,告他强抢民女,纵容部下掠夺民财、焚毁民宅。”肖妮的军装

    听了佟德仁的话,两侧那昏昏欲睡的衙役们一下子精神起来,瞪大了眼睛看着佟德仁,心想,我是不是听错了,这小子要状告魏耀祖?

    孙启仁也是万分惊讶,皱着眉头,说道“你要状告魏耀祖将军?”

    佟德仁挺胸抬头,说道“是的,魏耀祖强抢狗蛋村民女乔淑慎,派兵抢了草民的家,还放火烧了草民的祖宅。”

    孙启仁看着佟德仁,心想,佟德仁呀佟德仁,你这老同学可真是能给我找麻烦,你知道魏耀祖是什么人吗?你知道魏耀祖有多大的权势、能量吗?

    这些话,孙启仁只能在心里想一想,没办法当众说出来。

    孙启仁说道“你状告魏耀祖,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佟德仁说道“乔淑慎姑娘现在就被关押在魏耀祖的将军府里,我佟家大院已经被烧成了一片废墟,魏耀祖手下的官兵抢了我佟家的财物,到军营里一搜,就知真伪,请大人为草民做主。”

    孙启仁说道“乔淑慎和你是什么关系,你为什么要替她来告状?”

    佟德仁想了想,说道“乔姑娘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孙启仁说道“朋友?按照大魏律法,为朋友告状,官府可是不受理的。”

    佟德仁看着孙启仁,有些急了,憋了半天,说道“乔姑娘是我的未婚妻!”

    衙役们都满心好奇地看着佟德仁。

    孙启仁沉思良久,拍了一下惊堂木,对两排衙役说道“你们在这等着。”孙启仁又指了指佟德仁,说道“你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孙启仁带着佟德仁到了后屋,孙启仁换上了同学的面孔,语气温和,说道“德仁,那个乔姑娘真的是你的未婚妻?你们定亲了,过彩礼了?”

    佟德仁瓮声瓮气地说道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孙启仁松了一口气,说道“这就好,德仁,天涯何处无芳草?你还是另外寻个姑娘吧,魏耀祖可是你我招惹不起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佟德仁诧异地看着孙启仁,说道“启仁兄,你怎么能说这种话?”

    孙启仁说道“德仁,你我是同学,有些话我不便在大堂之上说。我都是为你好,魏耀祖是什么人物,你心里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佟德仁说道“魏耀祖是什么人物我不管,我只知道他犯了法,你身为安邑的父母官,理应将他抓起来,为民做主。”

    孙启仁叹了一口气,说道“德仁,我是安邑太守,可是,我这个太守管不了魏耀祖这个将军呀。魏耀祖下面有官兵护着,上面有王上罩着,我这小胳膊拧不过他的大腿呀。”

    佟德仁目光犀利地看着孙启仁,说道“你是管不了,还是不敢管?”

    〔本章完〕

    。

2

欢迎大家访问:奇异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iyishuwu.com/8_40679/2430/